8月19日,普华永道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并购市场中期回顾与前瞻》报告,该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并购活动交易金额降至2644亿美元,降幅达18%,创过去10年最大半年度跌幅。中国内地企业海外并购和私募股权基金交易下滑导致并购交易总额出现回落。wYi世纪经济网
中美贸易战最新进展2019 贸易战成影响上半年中企海外并购主因wYi世纪经济网

“由于境外投资机会受限以及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中国在国内经济增长的着重发力带动了境内战略并购交易出现交易金额和交易数量双方面增长。”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海外并购交易服务主管合伙人及并购服务北方区主管合伙人路谷春表示。他认为,中国内地企业海外并购交易金额下降近一半,过去半年大型出境交易几乎难觅踪影。wYi世纪经济网

“一带一路”区域的海外并购交易量持续增长wYi世纪经济网

路谷春说,中企海外并购上半年交易披露金额与2018年下半年相比下降48%。从中企海外并购的地理分布看,中国企业赴美国及欧洲地区的并购额下滑,2019年上半年在欧洲地区的投资也出现下滑,亚洲成为仅有能维持历史投资水平的地区。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在亚洲地区的境外并购交易金额达到93亿美元,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wYi世纪经济网

北美及欧洲的并购交易金额则分别下滑至70亿美元、60亿美元,同比跌幅分别为26%、76%。“在中资海外并购整体下降的背景下,‘一带一路’沿线并购逆势增长,表现在赴‘一带一路’区域的海外并购交易量持续增长。”路谷春说。wYi世纪经济网

据了解,中资买方赴“一带一路”沿线的并购交易主要分布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其中,印度、新加坡和以色列位居目的地的前三。这些国家因其广阔的市场和强大的科技产业吸引了中资买方的频繁布局。wYi世纪经济网

从标的所属行业来看,TMT、制造业和金融行业位列前三热门行业。另外,虽然目前中资围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企业的并购主要分布在南亚、东南亚一带,但是,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伙伴和高地,中东欧国家的投资价值正在被发现。wYi世纪经济网

普华永道中国交易服务北方区私募股权业务主管合伙人杨辉表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内地企业海外并购交易金额下降,在大型交易减速的同时,中小型交易仍维持在正常活跃水平。他说:“过去6个月,工业板块出现了许多大额交易及重组机会。另外,消费品、高科技和医疗健康板块也颇为活跃。”wYi世纪经济网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私募股权基金并购交易活动与前期相比大幅下降,交易量下滑46%,交易金额下降至868亿美元,降幅达33%,但相较2016年上半年和2017年仍保持可比水平。传统私募股权并购基金募集金额整体下滑,人民币基金募资规模近乎为零,大型美元基金仍有充足储备。wYi世纪经济网

具体到交易数量,2019年上半年单笔10亿美元以上的超大型并购案例数量总体保持平稳;大型海外并购案例数量明显减少(与2018年下半年相比下降69%,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3%),但由于国内战略投资超大型并购数量上升,其影响有所抵消。2019年上半年仅发生3宗超过10亿美元的大型并购案例,相较于2018年下半年的13宗有明显下降。wYi世纪经济网

从投资者类别看,在中国大陆企业海外并购交易数量与交易金额各类别投资者海外投资金额明显减少的前提下,国有企业在海外投资数量上也有一定的降幅。路谷春认为:“以国有企业为例,目前这些企业的重点在精简业务布局,聚焦核心业务,而非以往的追求多元化,因此我们看到今年上半年国有企业在境外并购交易的金额跌至10年以来的新低”。wYi世纪经济网

从海外并购所涉及的行业看,中国大陆企业海外并购涉及行业广泛,高科技行业并购仍处于领先地位。其次为工业、金融服务、消费品、医疗健康、媒体娱乐及原材料等。wYi世纪经济网

路谷春分析指出:“涉及高科技行业的海外并购主要发生在以中国内地的高科技龙头企业为主,消费品、工业和高科技继续受到财务投资者的重点关注,占私募股权基金并购交易总金额的近50%。部分财务投资者显现出对医疗健康、5G以及高新技术等行业的兴趣。”wYi世纪经济网

海外并购的根本驱动力仍在发挥作用wYi世纪经济网

普华永道在2018年底发布的《2018年全年并购回顾及展望》报告中曾经预计2019年上半年市场水平较为低迷,随着不确定性的减少,2019年下半年中国市场的并购总量将有所回升。对于是否还维持此前的预计,路谷春认为,观察到目前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反而有加剧的态势,预期2019年下半年并购市场交易情况将持续疲软。wYi世纪经济网

他表示:“预计如果政治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因素持续不明朗,并购市场的低迷将延续至2019年下半场。中国聚焦刺激国内经济增长将提振境内战略投资,使其可能成为一个相对亮点。由于买方高度谨慎,卖方观望情绪浓厚,财务投资者主导的并购交易将继续维持低迷的交易量。”wYi世纪经济网

同时,路谷春指出,中国内地企业海外投资正在受到多方面因素施压。他表示:“如果这些因素能够向有利方向发展,我们预计2020年将出现反弹,因为海外并购的根本驱动力仍在发挥作用。但是,出于保护国内战略资产的考虑,各国将持续对大型跨国并购进行政治审查,这将减少大型交易的数量。”wYi世纪经济网

谈到影响未来6—12个月海外并购的因素,路谷春认为首推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因美国加征关税及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的审查趋严,中资对美国企业的并购交易明显放缓,未来CFIUS审查的交易范围将扩大到包括涉及关键基础设施、特定行业的关键技术或美国公民敏感个人数据的某些非控制性投资。wYi世纪经济网

此外,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也提出了一份针对关键技术和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方案,确定了14类“新兴技术”。清单中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3D打印等。海外并购美国受阻,全球其他市场也不乐观,包括欧洲在内,其他地区与并购相关的司法管辖方加大了对大型、敏感、热门交易的审查力度,特别是有关技术的资产,甚至包括现在被视为战略投资的交易活动。wYi世纪经济网

在欧洲,不论欧盟层面还是欧洲国家层面,建立更强的投资控制动力的意愿都在上升。路谷春表示:“英国脱欧对英国和其他欧盟国家影响存在不确定性。同时还要考虑到人民币贬值的相关趋势可能将市场活动推向两个方向:消费力下降以及资金海外转移的需求。”wYi世纪经济网

可以看到,未来科技行业的跨境交易仍然活跃。这是因为科技领域的海外并购越来越多受到战略层面而非仅仅战术层面的驱动。对于许多并购者而言,在不断加速的技术冲击下,好的并购交易已经上升为一种生存手段。wYi世纪经济网

以科技颠覆为代表的颠覆力量仍是企业主要的已知风险。科技引发的变革,尤其是让消费者改变偏好或购买行为的变革速度不可低估。消费者方面的压力驱使企业突破传统行业边界,并购是其应对这些挑战的最快途径。wYi世纪经济网

“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相比于其他国家,中国已有的内生式增长难以带动经济的再增长,需要通过海外并购的方式来增强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这可以称为中企海外并购的根本驱动力,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根本驱动力会越来越强劲,未来一旦影响海外并购的影响减弱,凭借这股强劲驱动力,中企海外并购将重回升势。”路谷春说。wYi世纪经济网